<<返回上一页

游戏 恶作剧和躺枪:正在玩火的美国玩家

发布时间:2017-09-15 11:29:41来源:未知点击:

没有丝毫冒犯的意思,但那些对抗激烈的游戏的确很容易让人打出火气在游戏场景主要是网吧内局域网对战的那段日子里,坐在一间网吧里的玩家因为游戏里外的鸡毛蒜皮小事引发口角,并升级成打架斗殴的事情就多如牛毛,最终动刀流血闹到上了社会版新闻的事件也并不少见 就算是参加正规比赛的选手,有时也会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如今的“星际老男孩”曾在直播中回忆了当年承办WCG比赛时,在全国各分赛区遇见的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打架事件,有要砍手的、砸汽水瓶的,还有打完架跑路不到一小时被抓捕归案的03年CXG(CyberXGames)洛杉矶预选赛上,美国人在游戏内比枪法,在游戏外比拳法,甚至还掏出了真枪,险些酿成惨案 2003年CS比赛选手甚至掏出了真枪实弹 而到了以线上对战为主的今天,游戏社区中的火药味并没有因为距离的拉远而降低,玩家反而因为可以躲在屏幕之后而变得更加有恃无恐你还真能顺着网线过来砍我吗所以“来信砍”式的互喷简直是司空见惯玩家的线上对骂在信息大海中连个浪花都砸不出来,但如果网络空间的暴力传到了现实中,并导致一名无辜者惨死,我想就没有人能够笑得出来了 此次悲剧的无辜受害者 一场《使命召唤》比赛引发的惨案 去年12月28日,在美国举办的一场带赌注的4V4《使命召唤》比赛后,输家中的两名玩家(暂称A和B)开始相互甩锅,随后演变成争吵仅仅是网上撕逼已经不能平息A的怒火,于是A想要通过报假警的方式让B被查水表得知A的打算后B也不含糊,痛快地给出了地址,并叫嚣“我等着你,我要让你(因为报假警)蹲五年号子” 拨打报警电话的C,已被洛杉矶警方逮捕 于是A找来了“报假警专家”C,C在报警时编了一个故事,他自称在争吵中一时冲动枪杀了自己的父亲,挟持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还在家里洒满了汽油当接线员询问C地址时,他给出了B的地址特警迅速赶往该处,在门口他们截住了一名男子当特警要求男子举起手来时,受到惊吓的男子没有服从指示,而是不知为何将手摸向了腰部特警随即开火,最终男子因失血过多死在医院 然而这名死于特警枪口之下的男子不是B,他甚至都不是一名游戏玩家:B给的地址根本不是自己的,他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地址罢了结果一名无辜者遭受无妄之灾,母亲失去儿子孩子失去父亲而这场导致无辜者丧生的比赛的赌注是多少呢1.5美元,不到十元人民币 由于反恐形势严峻,美国特警的神经往往高度紧绷,遇到异动往往会立即开火 “特警来了”式的恶作剧 在国内各大视频网站中,搜索关键词”主播+查水表”,你可以找到大量国外主播在直播过程中被警察突袭、盘问、搜查的视频,甚至有好事者专门剪出了集锦这类视频一般被视为是搞笑视频,全副武装的特警破门而入,主播们手足无措一脸懵逼观众们欢乐地在弹幕上玩着彩虹六号的梗,直播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但恐怕那些被上了膛的枪指住的主播们是笑不出来的 主播在直播时被荷枪实弹的特警制服 这种通过报假警引导警察冲击他人住所的恶作剧,光是在美国一年就有四百起以上,以至于美国联邦调查局不得不专门发明了一个名词来特指这种行为——“特警来了”(原文swatting,取狼来了之意,暂译为‘特警来了’)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便发生了许多虚假炸弹威胁案件,犯人谎称在机场、超市、学校等公共场所安放炸弹,意图制造大规模的恐慌干扰公共秩序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对这种把戏乐此不疲就在去年三月份,因为一连串炸弹威胁,英国人不得不在GCSE考试当天紧急疏散了26所学校,后来证明所谓的炸弹纯属子虚乌有 虚假炸弹威胁也可以视为swatting的早期形态 这类造成大面积恐慌的恶作剧,便是特警来了式恶作剧的雏形但这类恶作剧过于兴师动众,造成的公众财产损失难以估量,警方追查力度很大,犯人一旦被抓捕也将面临严重的指控数年乃至数十年的牢狱之灾,无形中也让许多跃跃欲试者望而却步 于是进入21世纪后,报假警的恶作剧开始朝着小型化靶向化演变,恶作剧者不再追求大范围的公共恐慌与此同时由于反恐形势的改变,警方也开始倾向于出动精锐的快速反应小队应对突发状况于是“特警来了”恶作剧正式出现,恶作剧者们会想办法误导警方派出全副武装的特警“打击”特定的目标 swatting和警方战术变革也有关,警方更倾向派出精锐小队处理突发状况 游戏直播与被查水表 最初这类恶作剧的目标是公众人物,尤其是贾斯汀·比伯、金·卡戴珊、泰勒·斯威夫特这类充满争议、同时拥有大批拥趸和黑粉的明星,放到国内就是芙蓉姐姐和小鲜肉之流最后连提案要求严惩此类恶作剧的众议员克拉克也遭遇了一次“特警来了” 这类案件影响虽然恶劣,但却没有严重到需要不惜一切代价侦破的程度同时嫌疑人也会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这进一步增加了破案难度虽然有许多犯人被绳之以法,但大多数恶作剧的结果还是不了了之同时对实施者而言,相较于让大量无辜群众受影响,打击特定的“有黑点”人物的心理负担更小于是乎这类案件层出不穷,屡禁不止 近年来,随着直播行业的兴起,恶作剧实施者们的兴趣也从骚扰名人逐渐转移到了骚扰游戏主播们身上原因很简单,因为相较名人而言,游戏主播们实在是更合适的目标 贾斯汀比伯便是swatting实施者的重点关照对象 大牌明星往往行踪成谜,日程严格保密即使恶作剧实施者知道他们的住址,也无从得知他们是否就在家中,往往是让警察空跑一次被耍的次数多了,想要骗过警方让他们突袭名人宅邸也变得越来越难 但游戏主播们就不一样了,相较于名人,游戏主播更容易受到攻击他们往往要守着一台固定的电脑直播,只要通过种种手段获取到他们的地址,便能一抓一个准而相对于名人豪宅,主播们的地址更普通更不起眼更容易骗过警方主播们虽然在网络上有一定影响力,但对于有些连“直播”是什么都不太清楚的警察而言,哪怕你是XX一哥也是先按倒再搜身的待遇 突袭主播住所的特警视角 更加绝妙的是主播们是开着摄像头的,这就意味着他们被查水表的全过程都会被实况直播出去恶作剧实施者可以安坐家中,开瓶啤酒,静静欣赏恶作剧的成功相比于用这种方式恶整名人,恶整主播带来的成就感显然要多得多 再加上游戏主播大多个性强烈、不善经营自己的公众形象,本身又是暴得大名,导致他们的黑粉也异常之多有动机恶整主播的人很多,主播本身易受攻击,而实施恶作剧的难度并不大综上所述,也不难怪我们能在视频网站上看到大把大把“直播游戏中被查水表”的视频 俄罗斯主播被特警突袭 远离暴力,更要保护好自己 作为一群看客,那些“主播被查水表”的视频集锦让人笑到肚子痛但就像前面所说,被一把上了膛的步枪指住的主播们是笑不出来的28日晚的这起惨案不是一次偶然的悲剧,早在之前这种恶作剧就已经造成过多次恶果,已经有玩家因此流血受伤 2014年,一个名为保罗·霍纳的15岁玩家在多次被另一名玩家在《战地4》中痛虐后,通过种种手段取得了对方的住址,实施了一次“特警来了”式的恶作剧特警突击了那名玩家的房子,并在搜查过程中误认为该玩家的父亲有威胁性行为,将其开枪打成重伤最终保罗·霍纳被判25年有期徒刑 当被宣判25年有期徒刑时,15岁的保罗痛哭流涕 欧美反恐形势越来越严峻,一线警务人员的神经越绷越紧,就在28日的悲剧发生后两天,美国又发生了一起恶意伏杀警察事件,两名警察丧生在“稍有异动立即开火”的指导思想下,任何风吹草动的意外都会导致悲剧就像28日的悲剧中,被枪指住的路人不知为何摸向了自己的腰部一样 但这种恶作剧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开始有蔓延之势,攻击对象已不再局限于游戏主播,而是开始攻击整个游戏界从普通的游戏玩家、到游戏社区中的民间评论家、再到游戏开发者和游戏公司的高管(例如Bangie)都成为了攻击目标这种行为已经开始脱离了恶作剧的趣味,变成了一种施行暴力的手段 Bungie高管也遭遇过swatting 不过对于天朝玩家而言,这些都是在遥远的太平洋另一端的世界发生的故事,离我们有十万八千里,我们连隔岸观火都算不上,充其量是隔岸吃瓜对于枪支泛滥和警察军械化,我们并没有切肤之痛;美国警察又击毙了多少个手无寸铁的平民,对我们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个数字,最多发一句“民主的警察怎么这样啊”的感叹 和带着恐怖与悲剧色彩的美式“特警来了”不同,天朝的直播、游戏每每牵扯到执法部门,总是带有几分作死的喜剧色彩往前看,有某直播平台主播为求成名脚踩警车拍照、直播打砸警车、穿警服直播,结果被请去喝茶的新闻;往近了说,有死亡宣告直播打女友,十五分钟后被当场带走的闹剧神州大地上,到处都是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天朝的直播牵扯到执法部门时往往都是闹剧 但请明白,美国的悲剧没有在天朝重演,并不是因为两国玩家社区的氛围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社会环境的差异罢了拿掉泛滥的枪支、猖獗的恐怖主义等外部因素,中美两国的玩家群体内部一样戾气极重,一样充斥着喷子、钓鱼党和汹涌的网络暴力,这一点天下乌鸦一般黑,五十步不要笑百步 天朝的游戏玩家壮大史不也是一部互喷史吗从最早的主机玩家划阵营互喷、主机玩家和PC玩家互喷、正版玩家和盗版玩家互喷、DOTA和《英雄联盟》玩家互喷、端游和手游玩家互喷,再到外部大环境中无论青少年有个什么不良行为,主流媒体都把游戏作为罪魁祸首拎出来喷一次,网络暴力就在这一次次的互喷中螺旋升级 天朝的玩家壮大史也是一部互喷史 之所以我们没有发生这种悲剧,是因为在这里不会因为一个电话就引来一车神经紧绷全副武装的特警拆你家防盗门但如果互换位置,天朝玩家中也会有人去打那个假报警电话在这里虽然没有“特警来了”式的恶作剧,但我们有知名大主播煽动粉丝人肉、攻击水友——不止一个主播这样做过,而且他们做过不止一次 需要明白的是,煽动粉丝去人肉搜索、人身攻击另一位玩家,本质上和骗一队特警突袭另一位玩家或主播的住所没什么不同二者都是网络暴力的在现实世界的延伸,只不过后者走的更远更危险在网络暴力的漩涡中,没有吃瓜看客独善其身的位置,每一次点击、每一次搜索和每一次关注,都让你成为了参与者——同时也是受害者 网络暴力能消失吗我认为不能网络暴力会衰退吗我认为不会因为让数以百万计的声音共同发言,只有最激进最极端的声音才能被最多的人听到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远离它,